李安方:当前国际知名智库的科研走势(转载)

更新日期:2022年07月11日

       国际智库一般围绕核心研究领域, 根据当前国际社会面临的重大政策问题和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情况确定研究课题。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五个方面。新兴力量研究。新兴大国的崛起往往会对国际格局产生冲击和冲击, 也会对现有大国的政治经济利益产生重大影响。因此, 新兴大国研究一直是国际智库特别是欧美智库的重点研究领域。近年来, 研究战略问题的大型智库将新兴大国列为重要研究对象。在新兴国家中, 中国和印度往往是国际智库研究的核心。例如, 英国外交政策中心近年来成立了两个项目组, 分别开展“中国与全球化——描绘中国在未来世界的愿景”和“印度与全球化——印度在未来世界的愿景”的研究。美国主要智库近期也启动了中国项目, 研究“中国崛起”对中美关系和亚太地区政治、经济、安全的影响。布鲁金斯学会的重点研究项目之一包括“新大国的崛起”, 中国项目在美国主要智库中居首。该项目旨在探索中国转型和崛起的内在动力, 分析机遇和挑战, 并为政策制定者提出建议。自2006年以来,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就“重塑中国政策”举办了为期一年的系列辩论会。主题包括中国政治体制和经济发展、台湾问题、中国军事现代化、中国在亚洲的地位、中美贸易问题、温室气体排放、能源和反恐。日本智库组织力量对中国、印度等新兴大国开展研究。例如, 日本经济产业研究院(RIETI)甚至设立了中文网站, 对中国中长期经济发展和政治变迁、企业改革、政治体制、农村改革和农村生产结构、经济可持续性等进行研究。资源环境等约束条件下的问题研究。全球性问题研究。随着全球化浪潮的加速, 一些关乎全人类共同命运的全球性研究课题(如能源问题、环境保护问题、消除贫困、全球气候变化、可持续发展等)正在成为全球研究的新热点。国际智库研究。例如, 日本亚洲经济研究所将可持续增长与发展、消除贫困、和平与安全作为其研究使命的三大支柱。英国外交政策中心将能源问题列为重点研究项目, 从西方视角以及中国、印度和俄罗斯等新兴力量的角度看待全球能源问题。布鲁金斯学会的主要议题包括塑造全球经济的动态和摆脱贫困的途径。美国未来资源智库长期关注环境、能源和自然资源问题, 近期议题继续关注污染控制、能源政策、土地和水资源利用、危险废物、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和发展中国家环境挑战等问题.热点问题研究研究。
       在区域研究方面, 当前的一些国际热点一直是国际知名智库的研究热点。尤其是中东问题, 几乎是所有研究国际问题的智库都十分关注的重要研究课题。英国外交研究中心有两个中东重大研究项目, 一个是“文明项目:提出中东改革的西方战略”, 旨在提出中东政治改革的战略;另一个项目是“伊拉克之后的新国际主义与世界秩序”, 主要研究伊拉克冲突后国际社会如何建立基于多边规则的秩序。布鲁金斯学会区域项目包括中东危机与外交、伊拉克重建、应对东北亚的挑战、印巴应对、达尔富尔局势等, 一些欧洲智库也关注非洲一些冲突地区的区域研究, 如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的反腐败管理、石油和南非天然气、西非政治与安全、几内亚湾石油输出国等研究项目 社会政策问题研究 传统智库研究领域主要集中在军事、外交和政治领域, 尤其是一些保守派势力很强的智库, 他们往往热衷于研究关系到国家存亡的政治问题尝试, 例如大国关系、国际形势、军事形势, 以及支持大国地位。经济实力。然而, 随着当前国际政治形势总体趋稳, 全球经济发展和社会问题风险不断积累, 一些与世界各国繁荣发展密切相关的社会政策问题逐渐受到关注。国际智库。研究议程提出并开始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些社会政策问题通常旨在改善弱势群体和广大民众的生活条件,

以消除分配过程中的弊端, 促进社会发展, 如保障妇女权利、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文化教育公平、医疗卫生、城市贫困人口住房保障、人口政策、劳动就业、粮食安全等。一些智库已经开始将社会政策作为核心研究领域。例如, 德国阿登纳基金会近年来非常重视社会政策领域的研究课题。美国就业研究协会负责研究失业的影响并提出缓解失业的措施。国际知名智库一般采取科研机构项目组的形式, 与政府机构、高校等社会组织建立密切联系。从近期国际智库的发展来看, 以下几个趋势值得关注。大力推进科研人员交流, 不断提高科研活动的开放性。智库的研究需要不断吸收新的思想观念, 在集体智慧的基础上形成高质量的研究报告。国际知名智库在项目研究过程中十分重视与外界的思想交流与合作,

经常通过引进访问学者、举办专题研讨会等方式, 利用“外脑”为研究活动带来思想火花, 扩大智库研究会。影响力, 不仅开阔了视野, 也增强了自身的研究实力。例如, 美国企业研究所目前与全球300多所大学保持着合作关系。一些国际智库还与政府机构和大型学者之间的交流和雇佣在大学、政府机构等工作的兼职研究人员(教师研究人员、顾问研究人员、访问研究人员)。日本的一些智库通常采用独特的“派遣研究人员”制度,

即政府、高校、企业、科研院所派研究人员到智库工作2至3年, 工资由原单位支付。据统计, 日本43.2%的咨询机构有这样的“派遣研究员”, 其中80%来自企业。例如, 日本综合研究开发院有33名研究人员, 其中只有3名长期雇员。努力形成以领导为核心的“金字塔型”科研团队。 “问题导向研究”是国际智库的主要研究方法。这种研究方式决定了智库人才队伍建设必须以核心科研人员为基础, 组成项目组开展专项研究。一般来说, 高级研究员是智库的主体。智库高级研究员需要在某一专业领域多年潜心研究, 具有较高的造诣, 对该领域的国内外研究进展有清晰的认识和把握, 对问题的发展有深入的了解。可以更准确地预测趋势, 对某一问题进行长期跟踪研究, 为领导决策或社会实践提供先进思路。为保证科研工作的效率, 智库高度重视高级研究员和研究助理的合理配置。
       它不仅围绕某一专业研究课题或研究领域形成专业的研究团队, 以一到两名高级专业人员为团队核心, 拥有多名科研骨干担任科研机构支持力量, 一批科研助理或科研助理将提供必要的科研或技术支持。例如, 在美国布鲁金斯学会, 高级研究人员与辅助人员(包括秘书和研究助理)的比例为1:2, 而在胡佛研究所, 这一比例高达1:2.5。最大限度地提高研究活动的独立性。独立性被认为是智库活力的源泉。尽管大多数国际智库在政治立场上存在偏见, 或者智库本身通常认同政治光谱中的特定政治观点(左派、右派、绿党、自由党等), 但研究工作本身就是认为坦克不是某种权力实体的附属物, 它们的研究工作总体上保持着高度的独立性。大多数智库认为, 认真的研究和科学的方法论是他们开展研究工作的必要条件。没有真正独立自由的思考, 就不可能产生真正有价值的想法, 就不可能成为有意义的智囊团。智库的业务工作必须自主独立, 研究人员的思想必须自由。一些智库虽然依赖大型金融集团的资助, 但通常实行高度分散的管理制度, 尊重研究人员的个人创造力。管理部只负责组织专项研究, 实行“项目组负责制”, 维护研究工作。独立进行。
       例如,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理事机构是一个理事会, 负责布鲁金斯学会的一般管理工作。理事会成员由非常优秀的商界领袖、学者、前政府官员和社区领袖组成。理事会负责确定学会的研究范围并确保该机构成员工作的独立性。美国其他一些大型智库, 无论是财团巨资成立的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政府部门资助的兰德公司和国会研究部,

还是名人发起的传统基金会和卡特中心, 它在制度上独立于政府和财团的权力控制, “独处”仍然是其独立的最后一道障碍。本文链接:公法评论网http://www.gongfa.com/html/gongfaxinwen/201308/03-2388.html

Copyright © 2006-2022 新力科技有限公司 xinlikejiyouxiangongsi (beautybyhp.com),All Rights Reserved